页面载入中...

  真正称得上读书人的,应该像钱钟书、陈寅恪、吴宓、叶公超、翁独健、林庚、钱穆、朱光潜……这些夫子,系统巩固,条理清楚,记性又好,在他们面前,我们连“孺子”的资格也够不上的。

  要是站在画家的位置上,说起读书学问,除了以后活着的年月还要读书之外,也算够用了,不是学问家,要那么多学问干嘛?老记那么多干嘛?

  1953年,常宝华继承大哥的遗志,主动要求赴朝慰问演出。回来后,他又报名参军,加入海政文工团。部队相声属于文艺工作,和卖艺有质的区别。参军以后,一切都从零开始。从一名相声演员转向革命的文艺战士,这个转型是经过了痛苦的煎熬的。一开始由于不熟悉军队内部的情况,无法进行创作,只能做装台、拉大幕等剧务工作,慢慢地,逐渐熟悉了情况,他终于在1956年创作出了第一个军队作品《海上侦察》,这是一个海军捉俘虏的故事。

  1958年,常宝华又创作了《水兵破迷信》。结合时代背景,就不难发现这个作品其实深受“大跃进”的影响,说的是一帮水兵如何打破对海归专家的迷信,钻研造船的故事,作为宣传的产物,这个作品带有浓厚的反智色彩,但在趣味上确实胜过同时代大多数其他宣传作品,因此获得第一届曲艺会演获创作和表演优秀奖,作家赵树理为此撰写了《我爱相声“水兵破迷信”》的评论。

  1959年,常宝华和海政文工团的文化干部赵忠和钟艺冰联合创作出了反映新中国成立十周年成就的《昨天》。为了能更好地理解新旧社会的差异,常宝华还特地到农村体验生活,并先后组织好几次座谈会,邀请老北京居民介绍解放后的新变化。本着精益求精的原则,先后不知道改了多少稿,废稿积起来有十几公分厚。《昨天》参加全军第二届文艺会演获创作和表演优秀奖,还获得作家老舍的赞誉。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常宝华的黄金时代。风华正茂的人不断创作出根红苗正的作品,作品借助广播,传播到全国各地每一个角落。我问过他,一生中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个?他想了想说:恐怕还是《昨天》吧。 

admin
《道德经》中英双语音频书首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