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问津书院始建于西汉年间,距今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是孕育元、明、清三朝鄂东文人的摇篮。

  据《问津书院志》载,西汉淮南王刘安辖封邾城时,邑民耕地掘出一块刻有“孔子使子路问津处”八个秦隶大字的石碑。刘安得知此事,命在掘碑处建亭立碑,勘地修庙,以祀纪念。于庙内置设学堂,徵招伏生、申公、夏侯、戴德、欧阳生等名儒学士,住庙讲学,著书立说。开创中国古代庙学之先河。

  唐会昌二年(842年),杜牧任黄州刺使,改孔庙为“文宣庙”,于庙中设学堂教化士民。史载其“立庙先圣,兴学教士,一时家循孔教,人诵儒书”。杜牧亲莅讲学,远近弟子数百人听教,其庙学发展到兴盛时期。

  院长送我们到门外,她再次向我表达了感谢,感谢之后是询问我接下来在意大利的行程,她对我此后要去的每一个地方都是赞美一番,所以我们在那里站了一些时间。那时候应该是午饭时刻,刚才和我坐在一个屋子里的这些病人一个个从我面前走过,有的对我视而不见,有的对我点一下头。我注意到一个男人拉住了一个女人的手,还有一个男人搂住了一个女人的肩膀,他们看上去都是五十来岁的年纪,亲密无间地走向他们的食堂。好奇心驱使我问了院长一个问题,住在你们医院的病人里有没有是夫妻的?院长说没有。

  我们上了车,这次开到大铁门那里,门迟迟没有打开,我的翻译有些焦虑,我再次开玩笑说,我们可能要留在这里了。翻译放在方向盘上的双手立刻举了起来,她叫道:“不要。”然后我们听到机械的响声,大铁门正在慢慢打开。我们离开精神病医院后,翻译一边开车一边对我说:“我很紧张。”她一直很紧张,此前没有说是为了不影响我,我们离开精神病医院后她吐露真言。

  后来的行程里,我不时会想起维罗纳那家精神病医院的文学活动。我此前觉得精神病患者生活在一个黑暗的无底洞里,但是那两对男女亲密走去的身影改变了我的想法,因为那里有爱情。那两个男的和那两个女的,他们可能各有妻子和丈夫,如果是这样,他们的妻子和丈夫应该会定期来看望他们,可能中间的某一个某两个甚至某三个和某四个已经离婚了,或者从来没有过婚姻,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里有爱情。

  2017年9月14日 米兰

admin
传承人——纪招治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