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蔡英文获得连任 离“武统”更近一步了吗?

  在接受许戈辉采访时,金庸曾说,他不再给年轻人写序题字,因为他发现,有的人拿他的字去卖钱。

  近几年来,没有哪家媒体能够采访到他。有媒体专程来到香港,致函金庸所创的公司明河社,希望得到有关金庸一星半点的消息,但明河社的人回复称:“可知的都已知,未知的或许就是不愿说的隐私,那就让它一直不可知下去吧。”

  采访金庸的家人也非常之难,不是找不到,而是他们对外都“三缄其口”。他们的目的很单纯,就是为了“让老人家能清清静静地过‘退出江湖’的日子”。

  他还写过一首养生打油诗:“生活一向很平常,骑车画画写文章,养生就靠一个字:忙!”

  他还有一篇精彩的《自传》:“方成,不知何许人也。原籍广东中山,但生在北京,说一口北京话。自谓姓方,但其父其子都是姓孙的。非学画者,而以画为业。乃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但宣读论文是在中国化学会。终生从事政治讽刺画,因不关心政治屡受批评。”

  有一次他参加书画界的笔会,一幅作品刚画了一半,觉得不满意,打算撕掉。旁边的女士手快,抢了过去,求他将画送给她。他无奈,只好答应。过了几天,这位女士拿这画来求他签名,她的执着精神令他感动,他便在画稿上题了一首诗:“本来打算撕掉,无奈女士想要,只好签字盖章,看了请勿见笑。”

  方成的书法很有特色,但很少送人。有位书法爱好者多次恳求,他盛情难却,便写了一首打油诗相送,“平时只顾作画,不知勤习书法,提笔重似千斤,也来附庸风雅。”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蔡英文获得连任 离“武统”更近一步了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